返回小故事、大道理【注册】【登录】

作者:1020 ┋ 日期:2016-12-09 ┋ 阅读:411

一屠晚归,担中肉尽,止剩骨。途遇两狼,缀行甚远。屠惧,投以骨。一狼得骨止,一狼仍从。复投之,后狼止而前狼又至。骨已尽矣,而两狼之并驱如故。屠大窘,恐前后受其敌。顾野有麦场,场主积薪其中,苫蔽成丘。屠乃奔倚其下,弛担,持刀。狼不敢前,眈眈相向。少时,一狼径去,其一犬坐于前。久之,目似暝,意暇甚。屠暴起,以刀劈狼首,又数刀毙之。方欲行,转视积薪后,一狼洞其中,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。身已半入,止露尻尾。屠自后断其股,亦毙之。乃悟前狼假寐,盖以诱敌。狼亦黠矣,而顷刻两毙,禽兽之变诈几何哉,止增笑耳。

(选自《聊斋志异》)

【我要发表评论】

〖2条评论〗

#2┇今夜对你想入非非┇2017-03-09 16:13

色狼。

#1┇巴壁虎用户┇2017-01-20 09:42

🐺性归来。

©2006-2018 巴壁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