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精短散文9月,几多深情,几多厚意,几多期许【注册】【登录】

作者:网络文摘 ┋ 日期:2016-09-06 ┋ 阅读:188

“未觉池塘春草梦,阶前梧叶已秋声”,公历9月,已是初秋。草长莺飞、杂花生树的春天,蛙声阁阁、荷香阵阵的夏天,早已飘然远去,迎来的是一个草木枯黄、大雁南飞的季节。

走进9月,风轻云淡,秋高气爽,去郊外漫步,平躺在草地上,嘴里叼一根青草,手里捻一片飘落的黄叶,看悠悠的白云在空中编织着嫁衣,听一首忧伤而抒情的歌曲。

走进9月,慵懒的秋阳,有了绅士风度,和颜悦色。把阳光捧在手中,如此清澈,催人如梦,以梦为马,带我远行,在辽阔的梦之草原上,放牧心灵,风吹草动,看到的全是金子一样的光芒。

走进9月,“寒山转苍翠,秋水日潺湲”,在秋阳温暖的笑里,山变得清秀,水变得消瘦。站在季节的枝头,望穿秋水,似水的柔情泛滥。

走进9月,秋雨开始了缠绵的倾诉,那些小草,摇曳着风情万种,倾听着雨中自由呼吸的心情;每一滴晶莹的水珠,都有一份各自的秘密和欢乐。

走进9月,“落日无情最有情,遍催万树暮蝉鸣”,独自走在夕阳下的小路上,晚霞映红天边,秋虫躲进寂寥的草丛,弯腰采下一朵金黄色的雏菊,像握住一轮小小的太阳。

走进9月,“闲梦正悠悠,凉风生竹楼”,多少个清凉的夜晚,看璀璨的星光,将夜色渲染成一幅色彩浓郁的水彩;看划过天际的流星,在暗黑的云彩里悄悄地流下眼泪;看自己潜滋暗长的心事,在月光下蔓延,如水一样淹没往事的长廊……

走进9月,“月待圆时花正好”,花坛里的美人蕉开得越发灿烂,枝头已经不堪重负地弯下来,像是一群羞答答的美人。

“要染纤纤红指甲,金盆夜捣凤仙花”,古代的美人用凤仙花捣出的汁水染红指甲,抚琴时翻动的手指,好像红色的花瓣在琴台上飞舞。

鸡冠花有红、白两种。明朝的诗人解缙以才思敏捷而闻名,皇帝让他以鸡冠花为题作诗一首,解缙脱口而出:“鸡冠本是胭脂染,……”皇上立刻从衣袖中取出一朵早就准备好的白鸡冠花,解缙反应就是快,马上改口吟道:“今日如何浅淡妆?只为五更贪报晓,至今戴却满头霜。”皇上和在场的人无不佩服解缙的机敏和才情。

“不是人间种,移从月里来。广寒一点香,吹得满山开。”这说的是桂花,桂花历来被视为吉祥,古代高中科举称为“折桂”,现在获得殊荣者被誉为拥有“桂冠”,而嫦娥奔月、吴刚伐桂的神话更增添了桂花的魅力。

走进9月,感恩所有的美好,时光会慢慢过去,那些美好的记忆却能长留心中。风是那么清爽怡人,月是那么平静悠然,为什么不用轻柔的脚步去踏响秋天的旋律,领悟大自然的美不胜收?

走进9月,一颗一直流浪的心,从春日的枝头飘落,飞过葱茏的夏季,又回到爽朗的秋天,像最后一只逐梦的蝴蝶,不舍那一缕暗香。也许它会化作一片火红的枫叶,飘入某一个温暖的窗口,藏在一本诗集里,做成一枚精美的书签。

【我要发表评论】

〖0条评论〗

©2006-2019 巴壁虎